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碎片小說 > 都市 > 聞柚白謝延舟小說 > 314

聞柚白謝延舟小說 314

作者:攀附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10 00:20:06

-

溫元厚是不在乎聞柚白身上的這麼點溫家血脈,也不在乎溫歲和元笙並非溫家人,他劃分的唯一方式隻有是不是在他的庇護之下。

聞柚白這次前來,不求庇護,隻求得一些愧疚和認可。

她對溫元厚也毫無親情,他這種人的親情她也不稀罕,他是天下獨一份的自私,隻在乎他自身的利益,最愛的隻有他自己,隻是,她現在需要表麵的和平。

還有安全。

她不是一個小姑娘了,她是小驚蟄的母親,她自己可以冒險,可以拚搏富貴,可以和溫元鶴一同試圖扳倒溫元厚,可以拿她的前途和性命去賭,但她不會拿她女兒的安全去鋌而走險,去惹怒兩個瘋子。

謝延舟安排再多的人手,也有百密一疏的時候,她不敢想象,如果小驚蟄遇到了危險,她會怎麼樣,她如果再挑釁溫元厚,那把曾經捅進她後腰的刀,會不會落在小驚蟄身上?

所以,聞柚白抓著這些身世中薄弱的情感,隻是試一試,賭一把……藉著她素未謀麵的外婆的光。

“你很聰明。”溫元厚嗓音低沉,“你拿了一手爛牌,卻依舊打得精彩,謝延舟一心落在你的身上,像是被你下了蠱,徐寧桁和徐家不顧你醜陋的名聲,娶你回家,就連在聞家,你頂著私生女的名號,都能折服那個勢力又重男輕女的聞老爺子,讓他為你破例,所以,你現在來我麵前,也想憑藉著你的小聰明,讓我為你破例?”

他這話說得毫不留情麵,甚至帶著濃烈的譏諷:“你這是把我當成那些愚蠢的人?你這些手段還不夠我看的,彆想著演戲了,我們是什麼關係?你先把你眼底的恨意藏好了再開口!”

“你自小就和你旁邊那個母親一樣,小門小戶養大的小心眼,錙銖必較,心思活絡又狡詐,從不肯吃虧,反倒歲歲在你手上吃過多少虧,你心冷硬,又能有幾分親情,聞陽養你長大,也逃不過被你算計!”

聞柚白臉色如常,冇被嚇住,也並不蒼白,她在沉沉威壓下,也依然思緒鎮定敏捷,她握了握許茵的手,暗自安撫她,讓她安穩心神。

她睫毛微顫,一副被溫元厚看透心思又偽裝鎮定的模樣:“我……”她深呼吸,“我,舅舅……溫先生……”

微微慌亂,恰到好處。

“比起恨,更多的是懼和遺憾,為人母之後,才知養兒之難,我不欠任何人,隻擔憂冇能給小驚蟄一個安穩的未來。我此次前來,的確是想示弱求和,有了女兒後,便知血脈相連的重要性,我向來冇什麼父愛,對父親更無期待,一朝聽聞我是溫家女,便以為可以憑藉血緣,來奪回屬於我的東西,是我想得簡單了。”

她自嘲一笑,帶著水光的眸子卻看了眼溫元厚:“是我自作多情,我以為您早知道我的身世,所以就算疼愛溫歲,護著她,但仍會對我手下留情,冇對我趕儘殺絕,讓我能順利完成學業,當年我躲在海外,您也不過是困我於校園之中……這根本算不上懲罰,反倒給了我專心唸書的環境。”

“溫先生,我和母親前來,不求溫家財富,也不會捲入是是非非中,隻願我們三人平安。”

這三人是她、許茵和小驚蟄。

她這一番話,在其餘兩人聽來,都十分誠懇,尤其她臉上的失望之色顯而易見,許茵知道聞柚白看似心冷狠硬,但實則是個重感情的人,否則也不會曾經一心愛慕謝延舟,對小驚蟄也萬分疼愛,聞柚白是她生的,縱使她有諸多原因,隻能忽視這個女兒的成長,但也甚至女兒對母愛和親情有多渴望。

聞陽聽了這話,心內也隱隱觸動。

他是看著聞柚白長大的,她的確對父親這一角色冇什麼期待,下手也毫不留情,那他先前擔憂她偏向溫元鶴的事,也是多慮了?

他眉眼間陰鬱暈染,灼灼盯著她,他竟不知她還有這種想法。

他對她能有什麼手下留情?自作多情!

當初留著她,是想激勵一番溫歲,好將元笙的女兒撫養成才,同時內心還留有隱隱的報複之心,至於驅逐出境,也是冇把她當一回事,手上更不想再沾染血腥,若不是溫元鶴死而複生,又回南城,聞柚白又再次礙了歲歲的眼,他倒也懶得出手,他隻是要讓溫元鶴死。

可她親自說出這樣一番話,溫元厚也忍不住擰眉。

就算她再聰慧狡詐,也不過是個缺愛的小姑娘,現在看來也和他差不多,不得父母喜愛,故作堅強,當初他母親也是偏愛溫元鶴那個養子,報什麼救命之恩,而許茵也一直明麵上隻護著歲歲,刻薄聞柚白……反倒是溫歲,自小便有母親元笙護著,後來又有他偏袒著,養得這丫頭不知輕重。

他原是想把自己幼時的遺憾彌補在溫歲身上,但年歲漸大,看到聞柚白,他閃過一道異念。

說來,他也是一路看著她跌跌撞撞走來的,她吃過的苦不會比他少,有些苦難甚至是他親手造成的……

血緣關係倒也是奇妙的,他冇撫養聞柚白,卻在聞柚白身上看到了溫家血脈裡的不服輸、逆風翻盤和聰慧。

她眼底有恨。

有恨才正常,愛恨向來不分家,若是冇恨,那這丫頭也太會演戲了,當初那一刀,讓她徘徊在鬼門關上。

溫元厚看著聞柚白和母親有些像的麵容,想起了也讓他又愛又恨的溫老夫人,他一生都在尋求她的認可,較著勁想比過溫元鶴,她卻揹著他,想讓溫元鶴娶了許茵,掌管溫家,明明他纔是她的親子!

她去世之後,他也很思念她,更想讓她看看如今的狀況,他讓溫家如何輝煌,而她中意的溫元鶴卻要死不活,成為輪椅上的廢人,斯人不在。

他心口驟然湧上落寞和思念,再看聞柚白,卻也可以當作另一種彌補遺憾。

萬裡冰封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淡化的痕跡:“平安?”他把玩了這兩個字眼,冷哼一聲,“我溫家的孩子哪個不是榮華富貴?眼皮淺顯,就圖平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